我們的腳步已走到70多個國家和地區...

龍攝天下攝影團
為您實現環球拍攝的夢想!

請您致電
400-966-1557

感受生命的震撼,揭秘肯尼亞“天國之渡”繞腦謎題
獨行者 獨行者 2020-01-09 600人已閱 非洲 肯尼亞 12人贊過

肯尼亞——天國之渡 


懸崖高達5米

成千上萬的角馬縱身躍下

奔向黃濁而奔騰的馬拉河

馬蹄觸地塵土飛揚

當它們踏進水流的時候

水花四濺


640


這時,一只瘦弱的小角馬在躍下的過程中摔倒了,躺在懸崖下的河床上,不知所措。

母角馬沒有和其他同伴一起過河,它沿著一個斜坡來找它的孩子。當它們找到彼此的時候,角馬大部隊已經遠去,馬拉河很安靜,只有嘩嘩流淌的水流聲。母角馬思慮再三,終于踏進了河流,小角馬顫顫巍巍地緊隨其后。

等候多時的尼羅鱷攻擊了母角馬,咬住了它的一條腿。

640

或許是鱷魚累了,竟然松口了,母角馬得以死里逃生,但是它的腿已經被咬斷了。它跛行著往前走,可是小角馬并沒有跟上來,失望和疼痛最終把它撂倒在了水草豐美的馬賽馬拉草原。

這是延續了數千年的跨國大遷徙,一次長達3000公里的生命之旅,每年如此,周而復始,這片神奇的土地孕育了如此多的動物,其同時也是人類發源的搖籃,最早的人類頭蓋骨發現于非洲肯尼亞,人類和動物都在此展開了彼此的旅程。

640 (1)

為什么要遷徙?

由于太陽直射點在南北回歸線之間移動,因此赤道附近的氣溫較高,氣流上升,容易成云致雨,南北緯10度之間形成由熱帶低壓帶控制的熱帶雨林氣候,終年炎熱多雨,物產豐沛。

雖然肯尼亞處在赤道貫穿的低壓帶上,但同時也處在東非高原上,因此形成了赤道低壓帶上的熱帶草原氣候,全年分為雨季和旱季。

640 (3)640 (2)

誰在遷徙?

遷徙的主角是東非草原上200萬左右的野生動物,其中包含了150萬角馬、30萬斑馬,以及50萬羚羊。先鋒部隊是20多萬頭的斑馬,它們最喜歡長草,吃的是草莖的頂部;接下來是150萬頭的角馬,吃斑馬啃過的底部,最后是50萬頭的瞪羚,吃新長出來的嫩草。

640 (5)640 (4)

遷徙中的“主角”

成年角馬體重可達270公斤,是生活在非洲草原上的大型牛羚 ,長得牛頭馬面,脖子上的鬃毛凌亂而稀疏,下巴上還有一把羊須。非洲人民也很不護短地稱它們為“非洲小丑”。

640 (8)640 (7)640 (6)

遷徙路線

巨大的東非草原被國境線分成了肯尼亞的馬賽馬拉草原,以及坦桑尼亞的塞倫蓋蒂草原。所以,在純粹的地理上,它們是同一個草原,屬于同一個生態鏈。

每年的7-8月,角馬們就要過馬拉河,進入肯尼亞境內,也就是著名的馬賽馬拉草原!在馬賽馬拉草原,動物們將會待2個月左右。

640 (9)

到了9月底,角馬們也隨著遷徙大軍重新越過馬拉河,向南進入塞倫蓋蒂草原,開始新一輪尋草之旅。


因此,這是一個閉環的尋草之旅。角馬成員之間充滿溫情,但一路上危機四伏。它們的天敵是獅子、花豹、鬣狗……不僅如此,還有來自同伴的踩踏,以及馬拉河的尼羅鱷和發怒的河馬,還有食腐的禿鷹……

640 (11)640 (10)

食肉動物的盛宴

非洲最大的鱷魚-尼羅鱷,咬合力驚人,一口下去能將角馬一分為二。

640 (12)


在遷徙途中也會遇到部分食肉動物,跟隨著遷徙的大部隊,伺機而行。


遷徙的過程中,最為驚心動魄的莫過于每年7-8月的馬拉河之渡,動物們要來到水草豐茂的馬賽馬拉草原,歷經千難萬險渡過馬拉河,無比震撼人心的旅程,也叫“天國之渡”。


640 (13)

每群角馬里有一只“角馬首領”,它負責勘探馬拉河的水位,以及水下潛藏的敵情,以智慧和勇氣,帶領大家渡過馬拉河,回到水草豐沛的馬賽馬拉草原休養生息。

640 (14)

殘酷的遷徙生死劫

整個遷徙的過程,很多角馬歷經千險回歸,但仍有多數的角馬留在了路上。

成千上萬的角馬如一條奔騰的黑色激流,淌過馬拉河,流向對岸。在角馬群中,有三五個角馬掉轉回來馬拉河邊,似乎在眺望著什么,它們看著不斷上岸的同伴,茫然若失,它們沒有看到自己的親人。這些角馬靜靜在站在岸邊,久久不愿離去……

它們長年奔襲在漫漫旅途中,在遷徙過程中偶爾會產下小角馬。

小角馬必須在幾分鐘之內學會站立和奔跑,否則,在險象環生的遷徙途中,它們將面臨掉隊的危險。但是,更深的危機來自饑腸轆轆的食肉動物們。平均每六只角馬中,僅有一只能有幸活過一歲。

640 (17)640 (16)640 (15)?

大遷徙最著名的部分7-8月大量集中在肯尼亞,但是7-8月大遷徙的大軍大量從坦桑涌入,所以在坦桑尼亞也能看到精彩的天國之渡和大遷徙。希望目睹大遷徙盛況的朋友可以選擇肯、坦單國,也可以選擇肯坦雙國,最大幾率看到天國之渡哦~

上海大越配资